独行侠新老板:那个“操控世界”的犹太人

网站小编 作者:网站小编

2010年,前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的回忆录出版,在这本回忆录中,李元伟在“对博彩说不”这部分中提到了一个故事:

2007年春天,当时深圳足球的老板杨塞新,试图通过收购陕西东盛篮球俱乐部的方式进入篮球圈,而身为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在得知之后对这件事紧急叫停。

书中透露,为了进入篮球圈,杨塞新用尽各种软硬手段,甚至一度告到体育总局,并在办公室对李元伟本人说过威胁性质的话。不过李元伟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杨塞新实际上是威尼斯人中国区的代表,而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是拉斯维加斯著名的金沙集团旗下最大的集会展、酒店、博彩业于一体的娱乐场所。

杨塞新(右),当时的深圳足球俱乐部老板,2006年时他曾和迟尚斌(左)一起开发布会,炮轰李伟锋是“球霸”

从李元伟披露的详细过程看,深圳足球俱乐部在最近4年期间都属于一家博彩公司直接控制,而在这4年期间,深圳队多次出现“比分不正常”的比赛。在杨塞新担任俱乐部董事长期间,深圳俱乐部还向足协提出将博彩业广告作为球队的胸前广告,不过被足协阻止。

由这样一个人收购CBA球队,显然意味着博彩业会深度渗透进入中国篮球圈。李元伟当然不希望这件事发生,所以最终此事也未能成行。

如今十几年过去,金沙集团在大众视野(至少是中国)中并不现眼,不过最近一则NBA的新闻将这个集团的名字重新提起,那就是达拉斯独行侠的股权转让。

2023年11月29日,独行侠队老板库班将球队大部分股权出售,估价35亿美元(不过库班会保留对球队的经营管理权)。而收购方,则是来自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的最大股东,米里亚姆-埃德森。

米里亚姆-埃德森

作为曾经被CBA挡在门外的博彩巨头,如今金沙集团终于在大洋彼岸自己的老家杀进了NBA。那么,作为集团大股东,米里亚姆-埃德森又是何许人也(有媒体认定她为全世界最有钱的以色列人),她和她的家族,又是怎么完成财富积累的呢?

******

1988年,世界风云际会。43岁的米里亚姆-法布斯坦在纽约洛克菲克大学进修期间结识了大他12岁的谢尔登-埃德森。

此前二人素未谋面,但在友人的牵线搭桥下,这场约会变成了相亲,让米莉(这是她的昵称)与谢尔登一拍即合。

米莉出生于二战刚刚结束的特拉维夫,她的父母在波兰沦为纳 粹屠杀场之前侥幸逃到这里(据称她的祖父母和其他亲人都死于大屠杀)。那时候还不存在“以色列”这个国度,特拉维夫是位于“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的城市。

和许多背景相同的孩子一样,米莉成长为了一名狂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她在18岁那年开始服义务兵役,在以色列国防军里做医学研究。正是在那段时间,她在工作中接触到了饱受瘾症毒害的性工作者,这也成为她此后人生的重要事业,让她在退伍后进修了微生物学和遗传学,并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时至今日,米莉在各种官文中的头衔依然是“博士”。

在与谢尔登相识之前,他们都各自有过一段婚姻,也各自育有多名子女。米莉离婚后前往美国进修,专门研究海洛因成瘾的治疗。她之所以被介绍给谢尔登,主要是因为离婚后的谢尔登曾表示希望自己的未来伴侣是以色列人。

与米莉不同,谢尔登虽有犹太血统,但他从未踏上过以色列国土,不过他的成长之路倒是犹太味十足,10岁出头时,谢尔登就展现了惊人的经商头脑,16岁时已经经营起糖果自动贩卖机的业务赚了一些积蓄。之后谢尔登高中肄业,在职业学校进修法庭书记,随后找门路进入美国陆军担任文职。

退伍后谢尔登开始创业,而且涉猎特别广泛,卖过酒店洗漱用品和汽车玻璃除冰剂,做过抵押贷款和融资顾问,还经营过旅游业务。1979年,他与几名合伙人在拉斯维加斯创办了COMDEX计算机展会企业,那时候,家用电脑在美国还没有普及,距离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在自家车库捣鼓出苹果公司也才过去了三年而已。

1991年,划时代的苹果PowerBook 100在COMDEX上首发,起售价2300美元,首年销售额即破10亿大关。

与米莉不同,谢尔登在他关键的人生塑造期没有感受到那么多历史使命的召唤。多年后他回忆称,在军中当书记员的经历让他有了顿悟。

那是正值麦卡锡的时代,许多像奥本海默一样的科学家都遭到了美国政府的调查和审讯,谢尔登发现,这些科学家在私下聚会中经常讨论关于人类存在的话题。在谢尔登看来,这样的讨论非常可笑。“我们为何存在于地球”这种哲学问题从来都不存在于他的世界。

但米莉的出现改变了他的灵魂。熟悉他们的友人说,在他们的婚姻中,米莉从不是谢尔登的附庸,相反,“是米莉塑造了今日谢尔登的一切。”

谢尔登的人生也是从他们约会那年开始改变。1988年,谢尔登斥资收购了拉斯维加斯的金沙赌场饭店,用了一年时间将其扩建为金沙会展中心,成为当时美国唯一一家私人拥有和经营的会展中心。

最早的金沙赌场饭店

也是在这一年,谢尔登首次踏上以色列的国土。1991年,他与米莉在耶路撒冷结婚,此时,米莉绝对已经成了他的主心骨。在威尼斯度蜜月之时,米莉已开始为谢尔登提出商业建议,她说,干脆仿照威尼斯来改造谢尔登在拉斯维加斯的产业,把那些赌场和酒店打造出富丽堂皇的宫廷风,坐落在风景优美水道纵横的大型度假村之中。

米莉的灵光一现,就这样改变了拉斯维加斯的地貌,让赌城有了今日的模样。

现在的金沙会展中心

******

1993年,谢尔登在他的Comdex年度展会上迎来一名贵客。

当时正值日本经济泡沫彻底破裂,曾推动中日关系正常化的“庶民宰相”田中角荣于当年逝世,奥姆真理教的恐怖活动也开始进入高峰期。但在拉斯维加斯的烈火烹油中,谢尔登结识了36岁的孙正义。

90年代的孙正义

那时候的孙正义刚归化日籍没多久,他在80年代初创立的软银集团越做越大,已经整合了日本当地的网络数据企业,并有了进军美国的野心。孙正义告诉谢尔登,他有意收购Comdex。

包括谢尔登在内的所有美国合伙人都着急变现,不到两年后,在孙正义正式拿出报价的仅仅一个月后,他们就把公司以8.62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软银。谢尔登个人进账达到5亿,而这,就成了他与米莉改造拉斯维加斯的“第一桶金”。

但在大展宏图之前,谢尔登为这笔交易付出了意料之外的巨大代价。

为了将个人收益最大化,谢尔登欺骗了通过家族信托分得部分集团股权的三名亲生子女,让他们以为公司经营不善,正准备低价抛售。就在他跟孙正义讨论收购的前几天,三个孩子签署了股份转让文件,股价基于虚假估值,是孙正义实际收购价的一半。最终,谢尔登一共只给三个孩子总计530万美元的回报。

此后十年,他的两个儿子都在跟他打官司,然后在漫长的痛苦对峙后纷纷败诉。2005年,他的长子米切尔意外去世,年仅48岁,对外公布的消息是吸毒过量。那时候米莉在美国和以色列两地的毒瘾治疗慈善事业已经颇具规模,然而学医显然救不了美国人。

1996年,拥有44年历史的拉斯维加斯地标金沙赌场饭店被爆破拆除。1999年,耗资15亿美元建成的威尼斯人酒店在原址上正式开业。

谢尔登在新酒店的设计上实现了创新,以会议而非赌博为业务中心,每间客房都设有迷你酒吧和传真机,吸引了更高大上的客户。到2003年,威尼斯人酒店已经拥有8000套客房,其赌场面积有两个橄榄球场大小。没多久,集团的成功上市,也让谢尔登一夜之间成了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

不过,金沙集团成功上市的推手并不在拉斯维加斯。

2001年,谢尔登首次造访即将申奥成功并加入世贸组织的中国。三年后,澳门金沙赌场酒店(Sands Macau)开张营业。

谢尔登在这个项目2.65亿美元的总投资仅用一年就全部回本,从而推动了整个集团的上市。到2006年底,澳门已成为全球第一赌城,年营收超过69亿美元,远超赌城大道上的景观式赌场。在此期间,谢尔登和米莉的个人身家呈几何式增长,曾有媒体在2006年统计过,他平均每小时的收入在100万美元左右。

此后,他马不停蹄地扩张业务,2007年又斥资24亿美元打造了澳门威尼斯人酒店,并开始向新加坡扩张。

undefined

2008年,美国男篮在前往北京征战奥运之前,在澳门威尼斯人度假村的热身赛受到热捧,“风尘三侠”也是在这里做了大保健被港媒曝光

2008年,美国男篮在前往北京征战奥运之前,在澳门威尼斯人度假村的热身赛受到热捧,“风尘三侠”也是在这里做了大保健被港媒曝光

虽然2008金融海啸令金沙集团遭受重创,市值从300亿暴跌至20亿,但他们的复苏势头同样迅猛,到2010年,滨海湾金沙酒店(Marina Bay Sands)开业,70亿美元的造价超过曼哈顿世贸中心和迪拜哈利法塔,成为新加坡的新地标。

undefined

孔令辉在2017年的停职风波也与新加坡滨海湾金沙有关

孔令辉在2017年的停职风波也与新加坡滨海湾金沙有关

至此,谢尔登的赌场业务重心全都转移到了美国海外,拉斯维加斯反而相形见绌。仅在2013年一年,他的个人资产就从150亿增至370亿美元,增长动力几乎全部来自亚洲。

在这个财富膨胀的过程中,米莉不只是他背后的女人,更是与他平起平坐的生意伙伴。谢尔登说自己一直特别听老婆的话:“我是个好孩子,老婆叫我闭嘴我马上就闭嘴。”

早年两人在金沙集团的持股比例就不相上下(谢尔登26.3%,米莉26.9%),到2019年,米莉的直接控股比例更是达到了41.6%。而在跻身全世界最富有顶层群体之后,他们不止主宰了赌场,也彻底改变了美国——因而也包括世界——的政局。

******

自21世纪以来,埃德森夫妇在美国和以色列政治上投入的真金白银超过10亿美元,堪称共和党与内塔尼亚胡总理字面意义上的“衣食父母”。

有趣的是,不管是谢尔登还是米莉,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支持的都是民主党。之所以立场大转向,原因很简单:90年代他们在拉斯维加斯大兴土木期间,着实被工会折腾了一番。

内华达州的餐饮工会有数万劳工,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谢尔登拆除的老金沙饭店是工会企业,但新建的威尼斯人酒店却不设工会,这引发了大规模抗议。1999年,上千名抗议者在酒店前堵路集会,谢尔登报警无果,随后在法庭也惨遭败诉(2002年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审理此案)。

前内华达州参议员哈里-里德回忆称,劳资纠纷是谢尔登转向右翼的最根本原因。谢尔登当年曾这样宣称:“老民主党人都跟工会站在一起,要想摧毁工会,我就必须先摧毁民主党的根基。”

谢尔登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此后20年间,他也确实利用了金钱的原始力量主导了美国政坛和公共政策。

他从2004年开始就成为小布什总统的主要赞助人,但时任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重启巴以和谈的努力令他无比恼怒。2007年,他前往白宫向布什抗议,据他声称,布什当时一手搂着他的肩膀,一手搂着米莉的肩膀对她说,“告诉你的总理,我需要知道什么样的议程对你们的人民来说才是正确的,因为说到底这是我(而不是赖斯)的政策。但我总不能比教皇还虔诚。”

当时以色列总理是奥尔默特,谢尔登本来跟他关系不错,但奥尔默特2006年上任后寻求实现两国方案,并表态愿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进行协商,这彻底激怒了谢尔登与米莉,也让他们开始全力支持内塔尼亚胡。

谢尔登(左)、米莉(右)与内塔尼亚胡(中)

2008年,他们在总统大选中捐赠3000万美元给共和党,拼命要拉奥巴马和民主党下台。但他们的政治野心彻底释放是在2010年之后,当年美国最高法通过了取消对企业政治支出的限制。到2012年,谢尔登夫妇的捐赠额超过9200万,他告诉《福布斯》,为了击败奥巴马,就算消耗上亿也不算什么。

谢尔登说,他其实不觉得富人用钱影响选举是合理的,“但只要这个规则还存在,我就必须利用起来。因为我知道,索罗斯那样的人几十年来都在这么做。我不会像他们那样把自己的名字隐藏在无数家企业之后,我并不为我这些捐赠感到羞耻,相反,我感觉很骄傲。”

搞选举就是这么费钱,不然为什么柯文哲要选财阀之女吴欣盈做副手?

他们夫妇的全力投入就这样的颠覆了共和党大选政治。2014年,新泽西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威斯康星州长斯科特-沃克、俄亥俄州长约翰-卡西奇和佛罗里达前州长杰布-布什这四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前往拉斯维加斯拜见了这位大金主,许多媒体调侃他们此行是“选前面试”。

等到2016年,谢尔登一开始支持的是极右翼候选人,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科-卢比奥。而特朗普公开在推特上嘲讽道:“(谢尔登)以为能把他塑造成完美的小木偶,我同意!”

当年5月,特朗普在初选的声势明显力压其他对手,谢尔登在曼哈顿一次密会告诉特朗普本人,他愿意提供远超以往的捐款,数字很可能超过一亿美元。但特朗普横扫那年初选主要靠的是自己的投入和小额捐赠,谢尔登最终给他的捐款是2500万,虽然远没达到承诺的数字,但也已经是特朗普的最大金主了。

而在特朗普当选后,谢尔登为他的就职庆典委员会捐了500万,创造了历史纪录。因此在2017年初特朗普的就职仪式上,谢尔登与米莉成为了尊贵的座上宾。

2018年,他们又为共和党的中期选举捐赠约1.2亿;同年,特朗普为米莉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他们两人都因此遭到左派的大肆抨击。

2020年大选期间,他们为共和党出资2.17亿,光是给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就送去了9000万,另外7000万给了参议院,另外5000万给了众议院的共和党。

有人说在过去十年,谢尔登用巨额财富帮助共和党控制了众议院、参议院、进而还有白宫,彻底打破了华盛顿的权力平衡。他与米莉掌握了惊人的特权,成为少数每个月都能与特朗普保持直接联络的人。

而特朗普给他们的最大政治回报,应该就是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并削减对巴勒斯坦的援助。此举引发了国际谴责,并导致了中东的动荡。但米莉当时在专栏中盛赞特朗普是值得写进《圣经》的伟人。

米莉不缺发声平台。他们掌握了以色列最大的报纸,该报被调侃为“BB屯”,因为内塔尼亚胡的绰号是“Bibi”。另外,他们在2015年收购内华达州最大报纸《拉斯维加斯评论报》时闹出匿名夺权的巨大丑闻,导致该报编辑部几乎全部罢工辞职抗议。后来,这份报纸成为全美第一份支持特朗普的主流大报。

2020年,为了防止特朗普的决定被未来总统撤回,谢尔登斥资近7000万美元买下了前美国大使在特拉维夫的官邸,为的就是让美国大使馆没法再搬回去。很难说他们这种种举动不是今日加沙人道灾难的导火索之一。

谢尔登于2021年去世,给共和党未来平添无数不确定性。他的遗体被米莉送到以色列,棺材上裹着两个国家的国旗,内塔尼亚胡亲自前往迎接。

多年来,“犹太人操控全世界”的一套套理论听得人耳朵起茧,但若要给这类阴谋论找个具象化身,大约就是谢尔登和米莉的样子了。

****

去年中期选举,米莉的捐赠力度明显降低了,一共贡献了2500万美元。今年美国好莱坞和汽车工会全部取得了重大胜利,但目前她还没有对2024年大选做出投入。

虽然在今年年初,佛州州长德桑蒂斯还是与她在以色列共进晚餐。不过在我们写完这篇文章之后,德桑蒂斯的竞选就偃旗息鼓了。原因很尴尬,他把大金主的捐款全挥霍了,又完全不具备特朗普的群众基础,砸不了钱就没有选票了。

从去年开始,米莉也对金沙集团的业务做出了大幅调整,以62.5亿美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了拉斯维加斯的全部资产,包括威尼斯人酒店和会展中心,彻底离开了赌城。而现在,米莉的下一步规划终于明朗,她以35亿美元的估值从马克-库班手上收购了独行侠的大部分股权,即将成为NBA的第三位女性大老板。

这件事震惊了美国体育和博彩行业。考虑到库班自从收购独行侠之后对这支球队投入了多少心血,要他放弃董事会席位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画面。但它就是发生了,而且考虑到黄蜂、太阳等老板的高位套现,库班给米莉的价格可能还包含了一定的让步。

库班想得到的回报,当然也不仅仅是保留独行侠篮球运营管理权那么简单。

2017年,库班在拉斯维加斯“追求卓越”晚会上获得了奖项表彰,这一晚会正由埃德森家族出资。库班似乎并没太放在心上,以至于没读宴会安排,连正装都没穿就被叫上了台。

同样有犹太血统的库班当然不会不知道这对夫妇的大名,只不过他这些年来没少跟特朗普打嘴仗,面对特朗普大金主多少有点尴尬。米莉倒是丝毫不以为意,在晚宴上赞美库班是个“正派的好人”,“哪怕他的政治观点与我们完全相反。”

但在生意上,他们绝对一拍即合。近年来,推动得克萨斯州博彩合法化的主要力量有两股,一股是金沙集团出资支持的说客,另一股就是以库班和杰里-琼斯(牛仔队老板)等人为首的得州职业球队大老板了。看着每年数以百万计美元的赌资流向别的州,他们只能干着急。

虽然今年5月得州关于此议题的立法表决依然没有通过,但取得的进展有目共睹。库班早就表过态,他愿意与金沙集团合作推动博彩合法化,并共同开发赌场项目。让米莉入主独行侠,无疑是这份规划的第一步。可以预见的是,等到得州博彩合法的那天,独行侠的新主场不出意外就会坐落于金沙集团的度假村内了。

而美国在推动博彩合法化之后,埃德森家族望风而动携资入场当然也是必然结果。

萧华说过,NBA扩张至拉斯维加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市场也给出了热络的反应,NBA若真在这里开张,球队估值至少能达到六七十亿美元。几年前NFL的突袭者队就在埃德森家族的运作下从奥克兰搬到了拉斯维加斯,NBA董事会有了这号人,还怕进不了赌城?

反正就像突袭者队内员工所说,“永远不要和埃德森家的人对着干”。对于世界这盘大棋,他们肯定觉得自己是永远不会输的。

欢迎大家来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后厂村体工队”看看,有更多NBA、CBA相关考古、评论和人物内容>>

(文/kewell)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22-2023 黑白直播